当前位置 主页 > 干什么能够挣到钱 >

能挣几个钱?被骗去韩国种萝卜 每天提心吊胆的工作是种什么体验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 点击:105
336*280广告

  广告里说去韩国打工包吃包住月薪16000元,结果去了韩国不仅没赚到钱,还因“打黑工”被遣返了。今年年初,老张的出国“淘金梦”碎了,但新昌警方却以此为线索,破获了绍兴市首起组织他人偷越国(边)境案。

  “这个案件很有典型性,希望能给有出国打工想法的人一个警示。”7月19日,新昌警方披露了该案件侦破始末。

  今年2月11日,出入境管理大队民警对韩国遣返人员老张进行询问调查,问话中老张表示遣返是因为自己在韩国打工。

  “如果是通过正规中介公司介绍出国打工的,一般是不会被遣返的。”民警表示,当时他们就推断老张有可能遭遇了“黑中介”。果然,老张接下去的回答证实了民警的推断。

  老张今年50岁,之前曾有去新加坡打工的经历。去年8月底,老张在杨某的微信朋友圈看到一条去韩国打工的消息,包吃包住,保底月薪16000元。老张心动了,带着几个朋友赶到了杨某在奉化的劳务公司。

  在每人交了1.8万元的中介费后,去年8月29日,老张等6个人赶到了上海浦东机场,见到了总公司的赖某,还有2个同去韩国打工的湖南人。赖某告诉大家,为了能顺利过关,大家要装成是去韩国旅游的,所以行李箱里不能带和旅游无关的生活物品。

  老张记得,同去的老杨带了一床电热毯,最后拿出来扔了。清空行李后,赖某又要大家记下旅行社、酒店、景点等的名称。

  虽然做了培训和准备,但同去的6个新昌人中还是有4个人被拒签了,只有老张和老杨顺利入韩。

  “到了韩国后就是去一家农场种萝卜,550块钱一天,但一个月只能工作10多天。”老张说,在韩国的日子他是在担惊受怕中度过的,因为害怕被发现。去年11月7日,老张一边逛超市一边给家人打电话,结果被韩国法务人员发现,第二天就被韩国警方遣返。

  完成对老张的问话后,新昌县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队马上调查了杨某的劳务公司,发现并不具备对外劳务派遣资质。民警推断案件背后应该隐藏着一个组织他人偷越国(边)界的犯罪团伙。

  之后,新昌县公安局马上把案件情报线索上报给绍兴市公安局,并很快成立了专案组。

  3月6日,专案组民警奔赴奉化,抓获嫌疑人杨某。杨某,新昌县回山镇人,据她供述,她只是湖南人赖某其中一个代理人,平常负责发布信息招募出国务工人员,每介绍一个人出国她能拿到4000元提成。

  就在杨某落网时,赖某正带着10多个同样有着海外“淘金梦”的人去韩国。3月8日,赖某在杭州萧山国际机场落网。

  赖某,1981年出生,湖南人,年纪轻轻的赖某之前曾当过湖南某县劳动保障局副局长,后因贪污被判刑,之后又因开设赌场和非法拘禁罪被判刑。出狱后,赖某成立了一家劳务公司,干起了“黑中介”。

  为了多赚钱,赖某还在湖北、江苏、宁波等地找了代理,串成了一条组织人员出国非法务工的利益链条,从信息发布、接待介绍到办理手续,从出发前培训、陪同护送过关等各个环节都有专人负责,分工明确。

  从2017年2月至今年3月,赖某等人分11次组织了81人以个人旅游的名义前往韩国打“黑工”。

  赖某落网后,专案组成员历经4个月,辗转湖南、湖北、重庆、江苏等地,行程2万余公里, 抓获12名嫌疑人。7月9日,该案移送起诉至新昌检察院。

  虽然案件已经顺利移交给新昌检察院,但专案组民警认为,该案件具有一定典型性,希望给其他出国务工人员一个警示。

  “非法出国务工者不仅违反了我国的出境入境管理法律法规,而且违反了入境国的法律。并且因为在入境国没有合法身份,个人权益也难以得到有效保障,一旦被当地警方发现,在一些国家不但会被强制遣返,而且可能面临判刑、高额罚款等处罚。”新昌县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队大队长梁晓丽表示。

  “我们碰到了不少上公司讨说法的人。”专案组民警说,因为不少人在交了中介费后有可能连韩国都没去成,比如和老张一起去的6个人中,有4人没有去韩国,他们曾赶到奉化维权,要求杨某退还中介费,但最后只拿回来一部分。就在民警赶到赖某位于湖南的公司调查取证时,还碰到一些上门讨说法的人。

  最后,办案民警也希望通过本报提醒那些想要外出务工的人员,不要盲目跟风出国务工,更不要抱有蒙混过关的侥幸心理,一定要通过正规的劳动部门和有资质的中介机构办理出国劳务手续。

  一些商家为了提升网店的销量和信誉雇人刷单造势,而一些人为了获利充当刷手进行虚假消费,这种不诚信的行为严重扰乱了商业信用和市场秩序,也成为一些诈骗团伙利用的陷阱。

  前不久,家住北京顺义区的李女士通过招聘短信,找到了一个可以利用业余时间兼职刷单的机会,她的第一次刷单很快就收到了本金和佣金。

  前后几分钟的时间就赚了5块钱,这让李女士完全打消了疑虑,面对这么轻松的赚钱机遇,李女士开始更大手笔的刷单,在此过程中,骗子会利用各种事先准备好的诈骗话术和一些虚构的证明,不断强化李女士对自己的信任。而在李女士完成刷单任务之后,她不仅没有收到佣金,连本金也要不回来了,最后她被诈骗团伙骗了78600元。

  记者发现,目前网络上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“兼职刷单”诈骗产业链,主要分工包括,专门发送诈骗广告的人、专门具体实施诈骗的人,还有专门提供销赃的网络黑市。诈骗团伙利用“兼职刷单”作幌子,他们的诈骗目标就是那些前来应聘刷单的人。

  网络安全专家告诉记者,兼职刷单诈骗是近几年比较高发的诈骗类型,根据他们今年上半年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,仅京津冀三地就接到虚假兼职举报1029例,涉及的金额达到了1083.2万元。 据央视

……
http://www.plecoarea51.com私人司机招聘,工作哪里找,求职信息信息,附近有手工活拿回家做西安日结工作。私人司机招聘,工作哪里找,求职信息信息